北盘江大桥上的摆渡人

发布时间:2020-09-06 【字体:


吴猛(左)和工友正在对桥梁进行全面检查。

烈日中,吴猛汗如雨下。

崇山峻岭中的北盘江大桥。

吴猛(左)拉着工友韩兴排的手小心翼翼地前行。
  乌蒙山峭壁耸立,北盘江蜿蜒其中,地险天成。
  在这天堑中,水红铁路北盘江大桥临江飞跨,成为山里人安全外出的天路。
  为了守护好这道把天堑变为通途的“飞虹”,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有限公司曲靖工务段专门为大桥设岗定职。
  在崇山峻岭间,守桥职工用辛勤的汗水谱写出一曲奉献之歌。
  乌蒙山峭壁耸立,北盘江蜿蜒其中,地险天成。然而,天险阻不住交通,水红铁路(六盘水至红果)北盘江大桥一桥飞架。多年来,临江飞跨的长虹既是山间令人惊叹的一道风景,又是山里人安全外出的一条“天路”。
  为了守护好这道把天堑变为通途的“飞虹”,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有限公司曲靖工务段专门为大桥设岗定职。
  “一定要走铁路两边的步行板,不能走枕木头,更不能走道心。”这句话对守护大桥的韩兴排而言,已经说了上千遍了。
  韩兴排是曲靖工务段发耳工务车间三家寨线路维修工区的一名线路工,他和同事郭明生常年驻守在北盘江大桥上,每天不仅要巡查大桥,而且要提醒过往的行人注意安全。要是遇到老弱病残等特殊人群,他俩还要护送他们安全离开大桥,被附近村民亲切地称为“摆渡人”。
  北盘江大桥是世界上第一座上承式推力转体铁路拱桥,是水红铁路最有代表性的建筑,也是当地有名的风景点。大桥每天有近30趟列车通过,“铁路迷”最爱的“网红”小慢车就从这座大桥经过。
  8月11日这天,郭明生家里有事,工区临时安排“95后”青年职工吴猛替班。2018年入路的大学毕业生吴猛是发耳工务车间发耳线路维修工区的一名职工,能吃苦爱学习的他主动申请和韩师傅一起守桥。
  “很多人觉得守桥很轻松,其实真的好难!”顺着桥梁中部检查至桥头,吴猛早已汗如雨下,“这个工作需要的不仅是较强桥路专业能力,还要有很强的责任心。”
  “每天通过大桥的人多,特别是遇到赶集或村里办红白喜事,我们就得特别小心,只要有人通过,我们都要反复提醒!”韩兴排说,“时间长了,我们与村民们渐渐熟悉。他们逐渐养成了一定的防范意识,知道火车来了该让火车通过再走。所以,10多年来这里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故。”
  从桥头远远望去,桥尾住着30来户人家,据当地村民介绍,以前大家要绕6公里多山间小路才能出村,后来因为方便和安全,大桥渐渐成了出村的唯一通道。
  北盘江上冬天风大、夏天炎热,风大时吹得人站不稳,气温高时热得人心慌气短。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难的,韩兴排说:“村子里有两个70多岁的老人,腿脚不便、耳朵眼睛也不好使,每次护送他们过桥要40多分钟,如果再遇上村子里办事,难免让人感到分身乏术。”
  说着,韩兴排狠狠地喝下一大口水,汗水已经湿透了衣服,“其实累点苦点都不怕,怕就怕那些喝了酒头脑不清醒,也不听劝阻的人。”这样的情况不多,却让韩兴排每一次都捏把冷汗。他说,去年3月初,一个酒醉的年轻人跌跌撞撞进入护栏且走上道心,当时火车已经从临站发出接近预告,韩兴排正好在大桥的另一端,他拼命地边跑边喊,终于赶在车来之前把醉汉安全地拖到线路旁的路肩上。
  “多亏列车车速慢,加上大桥处于直线地段,视野好。”韩兴排庆幸地说。他来守桥之前已经干了20多年巡道工作,经验丰富和处置得当让他成了一个优秀的“摆渡人”和守望者。为了更好地守护大桥、守护村民,他一有机会就不厌其烦地向过桥人灌输安全常识,警醒他们爱护自己、爱护铁路。
  据韩兴排介绍,最多的时候一天有几十拨人从桥上过。遇到这种情况,为了守卫安全、守护畅通,他们就会忙得从早到晚来回奔波,有的时候甚至饭都顾不上吃。
  守护了铁路半辈子,韩兴排对安全始终保持着一种崇高的敬畏之情,今年52岁的他耐心细心地守护着大桥、守护着村民。守着守着,大山深处、北盘江上,他不知不觉成了深受村民喜爱的安全“摆渡人”。
  本文图片均由杨永全摄
附件:
回到顶部
Baidu
sogou